大结局51回归

  好凉一个秋。
  “娘,你要真是舍不得小胖胖,那就跟着我一起回上塘村好了!”
  木独摇已经不下十次皱眉头了。她的娘拉着小胖胖就不放手,马车在城门口已经等了一个时辰。
  楼伯先明原本是在马上等着的,后来干脆让人摆上小几子,在城门口和她家大哥爹爹饮茶,两人热火朝天的谈经论道!
  “你们这是干啥呢?”木独摇真是哭笑不得,看到这些来送行的人,哪一个是真心愿意让他们走啊?
  她娘,顾木氏也不劝她,就拉着她家的外孙子,没完没了。
  自家的爹和大哥,也是说来送行的人,结果两个人拉着楼伯先明侃大山,天南地北也是说过没完。
  “你们这是要干嘛?”木独摇一个人跺着脚,无语望苍天,在看向这几个人!
  也只有她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吼完这个问那个,没人睬她!
  她娘强拉着小胖胖摘梨子去了,她娘看见旁边一家人的院子里面有一棵梨树,拉着她家儿子爬树摘梨!
  车夫都被人安排好了,在茶棚里面喝茶吃点心呢!
  得!今天怕是又上不了路,这都是第二次了,木独摇真的好想小玲珑哦。
  咬咬牙,心里暗搓搓的想,回去一定要给小玲珑告状。
  木独摇瘪了瘪嘴,在抬头望望天,这什么鬼天气,雾蒙蒙阴沉沉的,又好像快下雨了。
  城门口的士兵,走出来一个将官模样的人,到她爹的面前,递了一个什么东西?
  顾大将军立马站起身来走近木独摇,慈祥的安抚:“摇儿回去吧,明日再上路,明日你爹保证让你回宁县!”
  “你都保证过两次了!”木独摇叹口气,反驳他,“明日复明日,明日何其多?”
  顾大将军难堪的摸了摸头,悄悄的凑到她的耳畔,说:“爹,再等有人开口,要么让我请假,要么让我解甲归田!”
  “你和娘要跟着我一道回去!”木独摇瞪大眼,疑惑的问,立马瞬间释然!
  顾大将军不语,只是望着她微笑的脸会心的一笑。
  “你们咋不早说呢?”木独摇嗔怪的笑着责备她爹,让自己这段想回家的日子是郁闷的不得了。
  就连最爱做的生意,也提不起半点劲儿,每次去巡店,查帐都无法专心。
  银子摆满桌子,在她眼前都没有吸引力了。
  闹闹嚷嚷也好长时间,所有人都对她避重就轻,要么就转弯抹角,在她面前玩消失。
  就是她嫂子吴清清,挺着一个大肚子,看见她也转身就跑掉了。
  木独摇气呼呼的怪她是个无情的人。人心难测,要不是自己各种办法周旋,她怎么可能有机会和自家大哥喜结连理,修得正果?
  原来这些人都是一直瞒着她!木独摇笑盈盈的问顾大将军。
  “那人开口了吗?”
  顾大将军扬扬手中的东西,眉飞色舞。
  “成了!咱们明天一家人就开始上路回宁县!”
  哈哈哈哈……
  走走停停,差不多走到了年关,楼伯先明笑着告诉木独摇,明日就可以到宁县了!
  在马车里,木独摇摸了摸自己的头,恹恹欲睡,直摇头,向她男人撒娇:“咋感觉自己现在像一头猪,一天到晚就想睡觉!睡得我全身都疼!”
  楼伯先明下马进马车,一看就知道了木独摇是睡得不舒服,心疼的把她搂在自己怀里!
  木独摇在他怀里找了一个舒适的位置,闭着眼,但是脑子里面很清晰,“要不咱们聊聊天,睡那么多,我脑子都被糊了!”
  “好!”
  木独摇脑子里面想的什么就随便说,说着南清婉,说着就想起来,她一直没有问过,楼伯先明听没有听到那个疯子九王说的话。
  “那一个疯子说,顾金瑶是他的侧妃?”
  “嗯!”楼伯先明只是轻轻的哼了一声,天呐,他竟然承认了。
  “我以前的名字就是顾金瑶!”木独摇慵懒的叙述,又换来一声“嗯!”
  木独摇迷糊掉了,这是什么话呀?什么语气?对于他来说,好像根本就不在意这个事儿。
  楼伯先明突然俯低,趴在木独摇的耳边,轻声说:“他其实说的没错,错就错在那是上一辈子的事!”
  啊?木独摇睁开眼,望着他的男人,吃惊自己听到耳朵里的话。
  楼伯先明认真的点了点头。上一辈子他怎么知道的?
  “我也做了那一个梦!”楼伯先明笑着解惑,“我是顾金瑶?”
  “不,你不是她!”楼伯先明斩钉截铁的告诉她!
  “为什么?这么肯定呢?”木独摇奇怪的看着她男人,忍不住好奇。
  “顾金瑶死心塌地的爱着九王爷,你爱的是我!”
  木独摇忍不住的从喉咙里面笑出声来,他这话也是说得通的。
  木独摇突然把他的头给勾了下来,在他的耳边悄声说:“我也有一个秘密,想不想知道啊!”
  楼伯先明点了点木独摇的鼻子,笑而不语。
  他不好奇,木独摇反而兴致勃勃的想要告诉他。
  “我从来没有叫过顾金瑶,我的名字一直就是木独摇!我妈生下我以后,就是给了我这个名字……”
  这一下子换楼伯先明露出好奇的表情了,木独摇恶作剧得逞的神神秘秘笑了。
  在上塘村的木家大院。
  “鸡?谁买的?”
  “狗蛋娘送来的!”
  “山果?”
  “狗剩的娘釆回来给大小姐吃的!”
  “这又是谁家送来的?”
  “那个哦!是安笑拿来的!”
  ……
  一天到晚都能收到好多的物品,木独摇怀疑自家是回收站。
  不得不说。上塘村成了远近闻名的富裕之村,大姑娘挤破脑袋都想嫁到村子上来。村子上的姑娘又都不愿意嫁出去,家里有儿子的人家竞争很激烈!
  以前都讨不上媳妇儿的光棍儿,个个都成了遭人惦记的香饽饽。
  村子里面的人变得好体面,很难再见到穿有补丁衣服的人!木独摇见到过的每一位村人,脸上都有了水色,不再干瘪,尖嘴猴腮。而每一个见到她的人,都会笑盈盈的鞠一躬,尊称:木大东家好!
  木独摇抱着软乎乎的小身子,可怜巴巴的向小玲珑诉相思之苦:“小心肝儿!娘亲想死宝宝了!”
  小玲珑甜甜蜜蜜的一笑,拍了拍自家娘亲的后背,算是给她和解了,饶了她,自己六岁了,她们才回家的错。
  还是自己的小棉袄善解人意,木独摇心花怒放地抱着自家的闺女。
  继续的抱怨。
  “其实娘早都想回来啦,就怪你爹,你大舅舅母,你外祖母大将军外祖父,你家那个书痴小舅舅,都是他们这些人,磨蹭来磨蹭去的,要不然夏天我们都回来了。”
  小玲珑望了望天,自家的爹说的对,娘亲的肚子里面又有了小弟弟小妹妹,绝对不能惹她生气。
  只要她开心啦!咱们全家大小都会很幸福的!
  漫山遍野的桃花都开了,空气中有着粉嫩的花香,还带着甜甜的味道。
  小玲珑看着,自家的爹拎着哥哥衣领,向她和自家娘亲走来。
  那个倒霉的小小县令,一天到晚都想要练武,可怜他命中注定必须做规规矩矩为民做主的小县令。
  多亏自己机灵,投胎的时候选择了女生,一出生就是含着金汤匙的木家小富婆。
  哈哈哈哈哈哈……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