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大结局

  “ ()”
  神星域的大域神圣级强者,毕竟少之又少,大域圣已经是巅峰的存在了。
  左星尘释放出九重神躯后,战力直达巅峰大域圣的境界,他几乎是无向无敌的。
  加上夏虫,两个人如入无人之境,纵横来去,咨意斩杀着。
  转眼之间,就杀得血浪滚滚,杀出一片尸山血海来。
  左星尘的头顶,再现血海天穹。
  另一面,工古的到来,引起神兽战群的欢呼声,整个神兽星岭,都是一片欢腾之声。
  “守护回来了!”
  “天哪!是古祖!”
  “我们有救了!”
  “我们的守护神祖!”
  “快看,守护大人回来了!”
  因为一个人的出现,战局立刻扭转。
  处于颓势的神兽战群,忽然疯狂反扑。
  这是工古带给他们的自信,有工古在,神兽星岭就永不会灭亡。
  工古大笑声中,连连斩杀数位大域圣,纵横数万里,每到一处,都是血流成河。
  他的每一击,都几乎将星陆击沉了,崩裂的空间里,到处是尸骸。
  左星尘与夏虫两个人,也是杀得兴起,一路杀戮不停。
  有人向左星尘大叫。
  “你一个人族强者,为何站在兽族一边,你是认错了祖宗吗!”
  回答他的只有冰冷的战枪。
  猪龙与母亲紧随其后,一家人终于团聚,也终于呲开獠牙,露出杀戮本色来。
  战局瞬间一面倒一样,几十个家族势力的战阵,开始败退。
  兵败如山倒,在无人能挡住工古之时,就注定是一场败局了。
  一位八重境的大域神圣,就是这方天地的主宰,无人能敌。
  虚空之中。
  魏天齿浮星而立。
  他没有上前战斗。
  他的目光,死死地盯着工古,就在工古出现之后,他就明白,一切的谋划,都已经落空了。
  工古无人能敌,就算他亲自出手,也是一场败局。
  此时此刻的魏天齿,依然是巅峰大域圣的境界,想破境而成为一代大域神圣,这一步,却遥不可及。
  他的目光,转到了左星尘的身上,勿用置疑,肯定是这个人族败类,救回了工古,不然,一人一兽也不会同时出现在这里了。
  他恨得要死,也对左星尘的成就,感觉到困惑,他想不明白,什么样的际遇,能让这个少年人,成长得如此迅速,他的战力竟然与自己相差仿佛。
  明明看着还是大域尊的战力,却斩杀大域圣,如斩婴儿,普通的大域圣,在他的面前,根本没有还手之力。
  他观看许久,长叹了一声,转身而逝,消失在虚空之中。
  神兽战群压抑得太久了,这场狂胜,令他们彻底释放,追杀出几万里,杀得各大势力损失贻尽。
  大胜之后,就是大庆。
  众人收拾战场,将亲友们的尸体收敛埋葬,哭一场,笑一场,神兽星岭彻夜不眠。
  夏虫的住处,上一处单独的大殿,山峰顶上,大殿内,仆从们进进出出,为一家四口准备下丰盛的晚宴。
  左星尘见过嫂子,就与夏虫坐在一起,举杯痛饮,诉说别来之情。
  夏虫一家回到神兽星岭,日子过得很不错,猪龙也勤恳修炼,越来越强大,他的天赋,不及父亲,却倚仗着勤奋,战力并不输与夏虫的当年。
  兄弟二人,看着猪龙,难免谈起孩子们。
  左星尘的家人还在太星域,几个儿女相信已经长大成人,各自有了家眷。
  只有一个左泽世,一心向佛,强求不得。
  夏虫提起了混沌门,神兽星岭的这场浩劫,就是拜混沌门所赐,这份深仇大恨,将来一定要找回来的。
  左星尘这才讲起,他与魏天齿之间,还有一场百年的约战,现在距离那场约战,还有几十年的时间,不过,左星尘眼下的战力,已经可以一战了。
  左星尘当晚睡在殿内。
  第二天一早,工古出现在大殿内,请左星尘去参加神兽大典,准备加封左星尘一个大客卿的身份。
  工古亲自来请,是将左星尘当成了真正的朋友。
  说起来,左星尘还是工古的恩人,也算是整个神兽星岭的恩人,如果不是他通过星路过来救了工古,这场神兽星岭的浩劫,神兽们在劫难逃了。
  工古亲自来请,左星尘自然不能推脱,他与大兄一起,由工古陪着,出了大殿,前往神兽宫。
  一路上,到处是跪拜相谢的神兽们,左星尘的事,在工古刻意传扬下,已经人人皆知。
  这些神兽们,心怀感激,对待左星尘自然敬重又亲切无比。
  加封大典,极为隆重。
  废墟之上,工古亲手为左星尘戴上一只古老的兽牙。
  这只兽牙,本身就是一件神圣之物,一经戴在身上,立刻全身舒泰,释放出的生机,不住温养着左星尘。
  接下来的一连几天,神兽星岭,都在准备着反攻混沌门之事。
  工古决定不能给混沌门以喘息之机,抓住这个时机,灭掉混沌门,斩杀魏天齿。
  混沌门以猎杀神兽为主要营生,这些年,不知道伤害了多少兽类,大家早就恨透了他们。
  大家群情激愤,一呼百应。
  三天之后,浩浩荡荡的神兽大军,开拔,扑向混沌门。
  一场旷古未有的大战,顿时在混沌星岭展开。
  ……
  三天之后。
  混沌门的大殿已经坍塌。
  魏天齿全身浴血,手握着一支天弓,搭着两支猎神箭,冷然立在殿前,看着左星尘。
  混沌门早已不复存在。
  神兽战群依然在到处搜索着残余门徒。
  混沌门毁了。
  魏天齿恨左星尘恨得要死,如果不是他,混沌门也没有今天的惨祸。
  他一字一字说道:“百年之约未到,今天,魏某依然要杀你。”
  左星尘携着数十颗天澜星辰,坐在大兄夏虫的背上,他气息悠长,神情自若。
  与魏天齿战力行将耗尽不同,左星尘一直在借助外力战斗,他的战力,几乎是巅峰状态。
  左星尘微笑说道:“多行不义必自毙,魏天齿,今天是你的忌日。”
  他提起斩神枪,一枪刺出。
  轰……
  天地回响,一道凛冽的枪龙,犁得天地皆崩。
  这一枪,直接将虚空都刺穿,枪芒直刺到了异星天之外。
  魏天齿奋力迎战,几个回合之后,被夏虫一巴掌拍飞,一支猎神箭忽然飞来,将魏天齿钉在大殿的残骸之上。
  魏天齿不住喷出鲜血,残魂飞出,想逃出生天,被左星尘的天芽罩住,一刀收割了。
  百年的约战,草草了结。
  ……
  这一天,工九立在虚空之中,为玄门看守着大阵。
  各大势力的弟子们,纷纷赶来,参加入门大选拔,走一遍气运之桥。
  他忽然目光微凝,感受到熟悉的气息,细看之下,见一个高大雄壮的青年,与另一位英俊非凡的青年,相伴而来,不知道为什么,他感觉两个人身上的气息,如此熟悉。
  他不禁细细探查两个人。
  “怎么?两位与劣徒左星尘相识?”
  左龙罴诧异。
  “先生,你可是认得我三弟?”
  “正是劣徒……”
  左龙罴哈哈大笑,指了指身边人说道:“这是我大哥,他叫左师凰,我叫左龙罴,左家行二,左星尘是我的弟弟,我们一奶同胞。先生既然是我三弟的先生,也就是我们的先生,请受左龙罴一礼。”
  说着,高大青年直直跪倒,行下大礼。
  工九急忙扶他起来,细细打量,叹息说道:“我喜欢你的性情,不如一同拜入我的门下吧。这也是你三弟的心愿,他如今是神兽星岭的恩人,我这位老师,对他也要礼让三分。”
  “那我大哥呢?”
  左龙罴欣喜至极。
  还没有入玄门,就先拜得了老师,等于直接入了玄门。
  工九看了眼左师凰,沉沉说道:“此人心机深沉,不适合入我门下……”
  左师凰也不气馁,笑道:“请先生收了我二弟即可,我要走一遍气运之桥。”
  左龙罴问起左星尘来。
  工九指了指剑愁峰,笑道:“峰上,有一条星路,是你三弟所开,他此时此刻,应该已经回到太星域,与家人团聚了。”
  “是么……”
  左龙罴望向峰上,悠然神往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